• 今天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機關建設 > 文藝園地

熱鬧的冰島,淡淡的鄉愁

時間:2019/10/23 15:49:49|本文來源:臨翔區華旭小區6區6幢2單元401號 |作者:左曼祎|點擊數:

 三月,春茶季才剛剛開始,我們從南美出發,一路前行去冰島。

 雨季還沒有到來,道路并不泥濘,到達冰島老寨,還是要走過一些彎彎繞繞的路。冰島老寨前有寬闊的停車場,不少車輛已經來到這里。冰島已經不只是茶山,還成為類似旅游景點一般的存在。

 路過一戶人家門前,主人比較大方,招呼我們進來喝茶。坐在茶桌旁的還有幾位外地客人,聽口音像北方人。冰島茶一如既往香甜,但價格不菲。

 走上主人家攤晾茶葉的露臺,有一位從昆明來的男客人,拿了一袋,數出一疊鈔票,與男主人邊開玩笑邊說,或者這些錢我就給你兒子不給你?邊遞給男主人。男主人露出滿意的笑容。這些茶客之所以開很久的車,翻山越嶺來到冰島并且花費數千元,只為買一袋老寨的茶,在于對冰島老寨這個地標的執著。

 早期山頭只是為了能更好地區分各個地區、山頭茶的不同品質特征和氣息口感,現在山頭概念則更多地被賦予了商業價值。其實在整個普洱茶發展的過程中,山頭概念都存在,只是在不同階段承擔著不同的職能不盡相同,喝一杯茶可以使一個人卷入到全球一系列復雜的社會與經濟關系中。

 

 由于茶種植的普及,茶也開始變得“品牌化”了,喝什么樣的茶葉變成了消費者對生活方式的選擇;喝茶的行為隱含了某種社會和經濟發展史,那句“紅酒論莊園,普洱講山頭”就是最好的注解。

 從男主人家出來,我們開始行走茶園。伴隨著冰島知名度的提高,這幾年,有很多茶商和游客都會來到冰島。老寨也沿山坡修葺了整齊的石階,路很好走,并不吃力,卻沒有了攀爬茶山的原生態體驗。

 很多年前,冰島還不出名的時候,應該不是這樣的吧?我猜想,很多年前,這里進茶園的路都是松軟的泥土,在山巔之上、云霧之中,一棵棵茶樹濃濃烈烈地盛放。

 路邊,攤晾茶葉的露臺與蕉葉掩映,顯示出某種地域風味。我和朋友開始尋找傳說中的冰島“美男子”,路邊有幾棵大茶樹,樹干上拴有紅絲帶,每棵都很像冰島“美男子”,幾個游人在大茶樹前合影,就像旅游打卡一樣。

 我們猜想那棵樹會不會是冰島“美男子”,再或者冰島“美男子”也是被消費文化塑造的結果,盡管冰島依然以村莊的形式存在于勐庫的群山之中,但伴隨著城市化與現代化以及消費文化的興起,村莊昔日那種“雞犬之聲相聞”的感覺是否已經變了模樣?

 除了我們行走的冰島老寨,冰島還包括地界、南迫、糯伍、壩歪四個自然村。除了老寨的冰糖香,各個自然村都有各自的風味:地界的山野霸氣、南迫的綿甜悠長、糯伍的湯甜水滑、壩歪的柔美綿長。

 這五個自然村被稱為冰島茶區,所產的茶統稱為冰島茶。老寨又被很多茶友稱為冰島正山、冰島核心區。很多人有時候執著于“老寨”或是“冰島” 的名稱,冰島茶區各有特點的風味和各自的區位卻被忽略。

 老寨除漢族外,有拉祜族、傣族、布朗族、彝族四個少數民族。我們的視角是不是可以向這些方向轉變:這些民族什么時候開始種茶,他們對茶的理解,他們和茶有著怎樣的故事?我們在追求山頭、追求口感時,是不是也可以看一看茶樹與人的關系?最早是一群怎樣的人來到冰島,為后世子孫留下了這些財富。當時,萬物的耕種遵循的是自然農法,一切順其自然,創造生氣勃勃的自然景象,自然和村莊有著本來的面目。

 山頭概念本身沒有錯,按照片區分,一方面是便于管理和區分,另一方面有利于消費者對于各個片區的認識和了解。過分夸大山頭概念,并以此來定價、評判產品品質就顯得有些不客觀了。

 從產業發展角度而言,茶行業的最大競爭,由資源與資本競爭,進入了人才與組織實施及制度文化競爭時期,簡言之,由資源時代進入了人才時代與知識時代。茶品牌的塑造,在消費轉型升級的時代,已經不僅僅停留在單純做山頭概念。

 茶最終是用來喝的,適口為珍,喝茶感受到的山川氣息、草木的氣息、人文的氣息,通過那輕輕的刺激體會淡淡的鄉愁,這也許才是一杯茶的價值所在。

 茶山下有一座水庫,叫冰島湖,也叫南等水庫。堤壩上寫有“相約冰島、綠色之戀”八個大字,有種浪漫色彩。岸邊有一塊石頭,寫有“冰島湖”。

 冰島湖像一片碧綠的翡翠,鑲嵌在那里,有種“天光云影共徘徊”的感覺。在湖邊修建了玻璃棧道供游人觀賞,不少游客來到冰島也必看冰島湖。憑欄遠眺,四顧山光接水光,清風徐來,水波不興,讓人心曠神怡。若干年前,這里卻有著“稻花香里說豐年,聽取蛙聲一片”的景象。

 美國城市學者路易斯·芒福德曾說過:“在今日,一切有價值的思想都應當是生態的。”在打造冰島茶區和冰島湖的旅游時,如果能更多融入生態的思想和感情,冰島會更有生命力。

 記得有這么一句話:“鄉愁是什么?是隔著陳舊年華卻依然傳承的記憶,是對歲月某一次回眸的無聲祭奠,是對傳統文化的繼承與堅守。”前段時間,一位在冰島做茶的大哥讓我幫忙寫產品介紹,他想讓我表達的側重點不在山頭,而在于他作為從小在冰島長大的茶農,與茶的緣分,這么多年做茶的經歷,冰島五寨各自的口感,工藝側重點等。

 他說他不喜歡夸大其詞,只想表達的東西能夠走心。我想,這位大哥是有芒福德說的生態思想并理解這句話里說的鄉愁的。

錄入者:曹建文 責任編輯:曹建文
重庆农场快乐10分走势图